巴士财经网-财经问答百科资讯-财经频道动态

将药丸推进深处 粗糙的手指在里面转动

山水 141 0

看来这个痴呆老顽童的存在也不全是多余,而且他总是在王芹跟前絮絮叨叨地拉家常,一般年轻人根本做不到。

孙磊看着这老爷子气质不凡,以前应该也是个有为青年。

“老人家,您姓胡吧?看您对您老伴还真好呀!”孙磊搭讪说,但老胡显然并不太想搭理。

“是的,我跟我儿子姓。”话一出口孙磊差点儿没憋住笑,哪有长辈会说自己跟晚辈姓的,这不是本末倒置么?

 

 文学

“这跟你没关系,请你离开我家,我老伴儿卧病在床不方便见客。”孙磊没想到老胡会下逐客令,怎么看起来比一般年轻人还机智。

“胡大爷,您弄错了。这里是医院,不是您家,床上躺的也不是您老伴儿……”

他想尝试把一切拉回到“正轨”上来,但老胡一听竟然马上就抄起了扫把,狠狠地在他的后腰上拍了两下,孙磊立刻疼得直不起腰了。

“喂,我说你不能这么倚老卖老,怎么能动手打人呢!你别以为我不敢还手。”

“那你来还手呀!我是一等一的步兵,还会怕了你这个小兔崽子么?”老胡硬气得很,说话间已经扎好了马步,一副准备迎战的架势。

孙磊无法,他总不能真和老胡干一架吧,万一出了什么事,十个脑袋都不够赔的。他悻悻地离开了医院,心里寻思着该上哪儿去找刘敏。

毕竟一个人要是成心躲着你,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你给找着的,这还能怪谁呢?怪自己和田慧子待久了,一时没留神暴露行踪了呗。

孙磊思来想去,还是决定去刘敏公司看一看。

办公室地面一片狼藉,里间还夹杂着几个大汉的高喝声。

“欠债还钱、天经地义,要是肉偿我也不介意……”

糟糕,怕是刘敏被来讨债的高利贷非礼了,孙磊赶紧跑过去。

“滚,那是金宇欠你们的钱,和我有什么关系?再动手动脚我就得报警了!”刘敏正在撕心裂肺地大喊。

“怕个屁啊!兄弟快给我上,把这女人的手脚都抓住,我彪哥也很久没碰女人了,正好!”

“你们别动手,欠多少钱我都给你们,万事好商量!”孙磊边跑边喊。

彪哥听见半路杀出来了一个程咬金也不恼怒,反而觉得好玩,因为他行走江湖几十年就没有得不到的女人,只要他想。

“臭婆娘,这是要上演一出英雄救美吗?怕就怕来的是狗熊,救不上人还被倒打一耙。”彪哥说,旁边几个小喽啰听罢都哄笑了起来。

刘敏没有说话,只是沉默地怒视着在场的每一个人,她真不懂自己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才会栽在这个男人的身上。

“还挺犟的啊?有个性,老子喜欢!”彪哥的大笑响彻了整个办公室上空。

“别动手,否则你们一分钱也别想拿到!”

孙磊刚跑到刘敏办公室门口,却发现门被反锁了,外面的人根本进不去!

彪哥一行人根本不把孙磊的制止当一回事,胳膊怎么拗得过大腿呢?实在不行就把这个不识好歹的东西抽一顿,说不定到时候他还会主动让自己对刘敏下手,这样才好求饶呢!

孙磊以最快的速度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钥匙盘,但试了好几根都不开不了。这里的钥匙实在是太多了,少说也有上百根,要是一根一根地尝试根本就来不及。

“啊——不要!”

彪哥三五下功夫就把刘敏身上的衣服都扯开了,那硕大挺立的雪峰和玲珑的屁股都让彪哥兽性大发,立刻就想把她给办了。

孙磊思前想后,要想救刘敏的办法就只剩下一个:爬窗。

这两边的办公室紧挨着相距不到两米,而且窗台上还有一条通道,如无意外是可以走过去的。

只是窗台上没有任何栏杆或者障碍物阻挡,要是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就会掉下去一命呜呼了,而且能爬过去的前提还是屋里没关窗。

有什么办法能让那群混混把窗户打开呢?有了!孙磊急中生智,把办公室的电闸给拉了,现在的天气闷热异常,他们肯定会忍不住开窗的。

果然,他刚一把电闸拉掉那几个混混就受不了了。

“我靠,怎么搞的?莫非是跳闸了么?”彪哥说。

一看他肥头大耳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怕热,一颗颗豆大的汗珠挂在头发上让他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刚洗过澡,汗都快流到眼睛里了。

“我去把电闸打上去,这就去。”

一个小喽啰低头哈腰地说,没想到却被彪哥刮了一个耳光子。

“你脑子里是进水了吗?打开门让那男的进来?傻逼!”

孙磊听罢都忍不住笑了,这种智商还想当绑匪,没被绑就算不错了。

他随手拿了一条绳子拴好当作一条临时的安全绳,蹑手蹑脚地挪动着小碎步,不到两分钟就顺顺当当地爬到了刘敏办公室的窗口边上。

“卜——”

 

一股让人恶心反胃的气体凝聚在屋里。

“什么味道?丑死了!”彪哥揩了一把鼻涕说道。

刘敏有点难为情地偷笑说:“不好意思啊,我放了一个屁,熏着你了。”

“开窗,快开窗,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!”彪哥气急败坏地大喊。

这不开窗还好,一开窗就给孙磊创造了机会,他先把半边身子躲在柱墩子后面,然后随时找机会爬窗而入。

万事俱备只欠东风,而且孙磊现在手上还多了一个神器。

“喂!你干嘛!滚出去!”一个小喽啰发现了他。

“你可别推我,要不然我从这八楼里掉下去必死无疑,你就是杀人犯!”孙磊的一句话还真那小喽啰给镇住了。

他拿起手中的神器往屋里哗啦一喷,那几个人身上嘴里全是白泡沫,擦也不是咽也不是,一时间都忙叫苦不迭。

“我去!这什么鬼东西?比老子喷出来的子子孙孙还恶心。”彪哥啐了一口。

孙磊赶紧脱下外套披在刘敏身上,两个人相互扶着终于安全地跑出了办公室。

“那是个什么东西?”刘敏心里也很好奇。

“灭火器啊!这玩意儿也忒适合他们了,一个二个欲火焚身的,刚好灭一灭。”孙磊拍拍手掌说,心里当真有点小自豪。

“你没事儿吧?敏敏,都怪我来晚了,以后你可再也不能这样单独行动,太危险了。”

刘敏侧过脑袋,一副完全不领情的样子,她用力甩开孙磊的手说:“谢谢你今天救了我,以后要是有机会我肯定会还,但从此之后我们还是保持河水不犯井水吧。”

“怎么还?肉偿吗?”孙磊暧昧地在刘敏耳边低声道。

平时孙磊这种“荤段子”肯定能让刘敏扑哧一笑,但今天她对自己却是厌弃得不行。

“滚!我不知道你这么做和金宇又有什么区别?假好人比真坏人更让人讨厌!”

看来刘敏这次是真生了自己的气,八条牛也拉不回来了,孙磊心里除了无奈就是懊悔。

“那你告诉我,我该怎么做才能挽回?”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 <<<<